从日本历史看中国老龄化问题,避免“长期老龄化”

法国哲学家和社会学家奥古斯特·孔德说,人口是一个国家的命运。

事实上,人口和技术是长期经济周期中的决定性力量。

与科学技术的不可预测性相比,人口变化更容易预测,其对经济的长期影响更容易量化。

1971年诺贝尔奖获得者西蒙·库兹涅茨(Simon Kuznets)提出的“长周期”理论描述了19世纪末人口爆炸给美国带来的巨大繁荣。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利用城市层级模型,准确推断出人口迁移导致的城市兴衰。

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人口老龄化和城市化将是未来几十年我国和世界面临的重大问题。

根据联合国人口办公室的预测,到2050年,中国60岁以上的人口将达到总人口的34%,比全球平均水平高出12个百分点,与西欧发达国家一样老。

随着人口结构的逐步老龄化、劳动力的减少和储蓄率的降低,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率将大幅下降,引发房地产价格下跌、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缺口等一系列问题。如果我们从需求方面刺激,整个社会的杠杆率将继续上升,增加金融风险。

面对未来的问题,我们应该采取预防措施,进行深入分析,找出对策。

老龄化的日本是我们的镜子。在不久的将来,日本经历了人口老龄化和经济衰退的过程。

去过日本的人被整洁的街道、彬彬有礼的人们和宁静的气氛所感动。

然而,细心的人也会发现,在像中国这样的城市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白发老人比中国多,许多街区的建筑和设施都有时间的痕迹。

在世界主要国家中,日本的老龄化速度最快。视觉表现之一是2014年日本老年人尿布销量超过婴儿尿布销量。

在老龄化过程中,日本的经济增长经历了两步下降。

第一次是从1971年到1975年,从9%到5%;第二次是从1991年到1995年,从5%到大约1%。

第二次衰退后,日本经历了“失去的20年”。

在过去的20年里,日本的年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仅为0.75%,而同期的物价水平每年下降0.8%。因此,2011年470万亿日元的国内生产总值比1991年低5万亿日元。

为了拯救经济,日本政府积极采取减税和增加投资等需求刺激政策来刺激经济增长。

财政政策的扩张,加上养老金和医疗保险负担的增加,导致日本政府的债务增加。

1991年,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3%,2001年达到148%,2011年达到225%。

尽管日本企业部门正在去杠杆化,企业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从1991年的147%降至2001年的119%和2011年的105%,但它仍然无法抑制整个社会杠杆率的上升。

经过政府的努力刺激,日本经济仍然没有好转。其根源是人口老龄化。

通过对日本国内生产总值结构的仔细分析,我们发现企业设备投资下降是主要原因。

1991年,日本企业设备资本形成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为20%,1998年降至14%,此后一直保持这一水平。

在投资方面,2011年日本企业设备资本形成仅为1991年的70%。同期,日本的私人消费保持稳定,政府消费翻了一番。即使是社会各界普遍认为的低住宅投资,在过去20年里也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个百分点。

企业投资下降的背后是老龄化导致的储蓄率下降。1991年,日本家庭储蓄率为16%,但十年后降至5%。

与人口老龄化和经济衰退相关的是人口迁移和房价。

二战后,日本人口迁移经历了四个周期:1970年前,人口迁移到大城市的中心地区;从1970年到1990年,大城市中心地区的人口向郊区扩展。从1990年到1995年,人口从大城市流出,回到二线城市。在那之后,人口迁移回大城市。

这四个时期中的前两个时期,日本房价几乎每十年翻一番;而1991年地产泡沫破裂之后,第一个十年跌去三分之一,第二个十年腰斩。在这四个时期的前两个时期,日本房价几乎每十年翻一番。然而,在1991年房地产泡沫破裂后,第一个十年下降了三分之一,第二年下降了一半。

这座城市仍然是过去的样子,但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整天负债累累,毫无生气。

当经济失去增长的活力,人们失去致富的信心,雄心勃勃的日本企业走出国门发展,到目前为止没有回报的迹象,投资下滑是自然的。

日本的命运,中国的未来?如果我们不做出改变,日本的过去可能就是中国的未来。

联合国人口办公室的数据显示,日本比中国老30岁,富40岁。日本的1985年可能是我们的今天。

20世纪90年代日本的经济萧条对我们在2020年实现第一个100年目标后可能面临的经济问题也很有启发性。

中日两国的共同特点是人口老龄化。

此外,中国变老的速度比日本快。日本65岁及以上的人口从1985年的10%增长到2005年的20%,历时20年,而中国的目标将在2014年达到10%,2029年达到20%,只需15年。

为了预测人口老龄化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所建立了中国人口长期一般均衡模型。

基于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该模型将全国划分为五大空区域,即一、二、三、四线城市和农村地区,并模拟了人口生育率、人口迁移、杠杆率、经济增长、房价等多种变量。在一个统一的模型中。

该模型利用日本数据解释日本经济长期停滞的原因,并根据中日之间的类比调整参数,预测2015年至2050年中国经济的长期波动。

我们的研究发现,随着人口老龄化,中国未来的潜在增长率将继续下降。

其中,2021年至2025年将是一个障碍,经济增长率将从以前的6.5%提高到3%-4%。

受此影响,在此期间返回农村的人口将出现“反向城市化”,这将导致所有城市的房价普遍下跌。

随着需求方的刺激,特别是政府部门增加杠杆的刺激,以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衡量的整个社会的杠杆比率将继续上升,到2020年达到260%,大致相当于日本1985年的水平。到2030年将达到300%,到2050年将达到400%。

日本在20世纪90年代初杠杆率达到300%时刺破了资产泡沫,美国在此期间也经历了次贷危机。

如果我们因担心危机而限制杠杆率的自然上升,这将减少信贷供应,增加实体经济部门的融资难度,抑制投资,最终拖累经济增长。

我们的预测显示,如果我们在2050年设定300%而不是400%的杠杆限制,2020年至2035年的经济增长率将低于1%,这将成为日本式的“损失15年”

在这种情况下,一、二、三、四线城市的房价将在15年内分别下降37%、33%、39%和78%。

如果是这样,日本的命运将成为我们的未来。

第一个建议是采取措施提高总生育率。

传统上,人们认为仅仅提高生育率并不一定能促进经济增长,因为提高生育率反而会在不久的将来增加提高和降低劳动人口比例的压力。它缓解人口老龄化的好处要到一代人以后才会显现出来。

然而,我们的模型在引入预期因素后发现,提高生育率不仅有利于一代人以后的经济增长,而且可以促进最近的经济增长。

金融学中有一个著名的定理叫做李嘉图等价(Ricardo Equivalence),这意味着政府在当前时期减税,公众可以预期税收负担在未来会上升,因此不会改变消费决策。

同样,在生育率上升后,政府和公众可以预期,未来老龄化率的下降将缓解养老金和医疗保健的支出压力,从而在不久的将来增加杠杆、消费和投资,这将有效地促进经济增长,进而降低未来的杠杆比率,这就是“时间到了空”。

目前,当美国、欧洲和日本实施宽松政策时,他们都希望这种奇妙的效果。

我们的研究发现,总生育率每增加0.1%,2020年至2100年的经济增长率平均可以提高0.15个百分点。

如果总生育率从大约1.25代提高到2.1代,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可以每年提高1.3个百分点。

第二个建议是结合新型城市化鼓励人口迁移。

根据目前城市化和人口迁移的趋势,年轻人迁移到劳动生产率较高的地方,到城镇参加经济活动,这有利于经济增长。

我们的研究发现,限制人口流入一线城市是一把“双刃剑”。

一方面,一线城市代表着中国最高的生产力。限制人口流入一线城市将限制先进生产力和最聪明、最活跃的劳动人口的结合,阻碍中国经济升级,降低经济增长率。

另一方面,一线城市的高房价和对人口流入的限制将有助于防止房价飙升和暴跌,并降低金融风险。

实施“京津冀一体化”等区域协调发展规划,扩大一线城市空,在新空布局下更好地整合人口、资本、技术等因素,可能是一蹴而就的规划。

第三个建议是促进“最佳杠杆”,而不是简单的“去杠杆化”。

日本的经验告诉我们,随着人口老龄化,政府养老金、医疗等刚性支出的负担增加,加上稳定经济增长的责任,未来政府增加杠杆是一个很有可能的事件。

政府增加杠杆的速度将超过企业部门去杠杆的速度。

在当前的金融危机中,美国还利用政府的杠杆策略发行额外的国债、减税和接管破产的私营企业。

目前,中国正在实施地方债务置换和资产证券化,这是一种“优杠杆”战略,不仅降低了社会融资存量水平,还减轻了债务利息负担,提高了债务可持续性。

我们应该警惕股权融资比例上升的趋势,从而通过股市投机去杠杆化。

股票市场的波动性远远大于债券和信贷市场。日经指数在1989年12月29日达到最高点38,915点。在过去的25年里,它还远未恢复。

在股市低迷时期,股票融资问题自然不如在信贷市场以低利率借款受欢迎,这使得去杠杆化变得困难。

最后,全球竞争不是与其他国家的比较,而是与顶级国家的比较。

老龄化是一种全球经济现象,但在大国中有两个例外,一个是美国,另一个是印度,这两个国家的出生率都高于中国,而美国仍然有移民,到2050年他们将比中国年轻。

我们不能环顾东亚,自满于我们的大多数邻居都和我们一样老,忘记了永远年轻的美国和充满活力的印度。

此外,还有另一个顶尖国家,韩国,在技术进步速度上领先经合组织国家。

从1985年到2011年,韩国的全要素生产率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平均为3.9%,而在经合组织其他国家中最高的芬兰也仅贡献了1.7%,而G7国家的贡献都不到1%。

事实上,基于过去30年的经验数据和我们对国家创新浪潮的良好祝愿,我们在对2015年至2050年中国经济的预测中假设,全要素生产率将推动经济每年增长3%以上。这一假设与经合组织(OECD)去年发布的《2060年展望——全球长期经济增长展望》(2060 Outlook-Global Long-Term Economic Growth Outlook)相同,排名世界第一,甚至相当于本文预测的韩国未来技术进步速度的两倍。

世界如此信任中国,我们必须努力工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