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互助保险公司欺诈信用

邢育报道,7月2日,浙江诸暨浙江宏宇针织有限公司老板邱颜地遭遇双重打击。

当天,他收到诸暨市人民法院的书面执行令,将拍卖诸暨市新世纪花园韩香菊C8楼的201栋房屋。拍卖结束后,国有银行将优先获得最高1622400元的赔偿。法院要求他在三天内交出担保财产的所有权证书,并腾空空担保财产。

邱颜地告诉记者,这是他唯一的房子,从那以后,他只能住在自己的工厂大楼里——一座四层楼高、一英尺见方的大楼。

然而,所有这一切都必须从2011年开始的江浙中小企业互助担保开始。

无知的联保邱颜地工厂成立于1997年。它的主要业务是编织袜子,有200多名员工,产值4000万元。

“当时,还不错。经济形势非常好。该厂还被评为浙江省有潜力的100强中小企业之一。我从国外进口设备为一场大战做准备。

”邱说。

然而,2008年的金融危机让邱颜地感觉到严冬的到来。

2011年,诸暨中小企业开始向银行申请贷款,银行也启动了一种新型贷款模式,即联合担保和相互保险。

当时,一位银行家把邱颜地介绍给一个名叫杨朝晖的人。2012年,当他向一家国有银行诸暨分行申请145万元贷款时,杨朝晖为他提供了担保。

从那以后,邱颜地做出了回报,为杨朝晖企业吉雅针织在另一家国有银行诸暨支行发放的300万英镑贷款提供担保。

同年5月,杨朝晖企业浙江吉雅针织有限公司向城市企业绍兴分公司申请1000万元贷款。邱颜地也向他提供了保证。担保人还包括诸暨的农产品公司、诸暨的服装店(店主是杨朝晖的妻子宸妃),以及杨朝晖和他的妻子。

事实上,自2012年下半年以来,一波民营企业主逃离温州已经引起了业内的极大关注,但这并没有阻止诸暨民营企业担保的浪潮。

围绕邱颜地,互助担保圈已经形成,互助担保金额也开始逐步增加。

2012年6月,宏宇针织和杨朝晖妻子宸妃名下的诸暨卓雅针织有限公司,以及诸暨的一家针织公司和一家内衣公司向一家股份制银行诸暨支行申请贷款,其中卓雅公司贷款金额为400万元,扣除存款125万元,实际收到275万元。

此后,邱颜地还会见了杨朝晖的朋友唐文东,唐文东于2012年8月向浙江周州商业银行杭州西湖支行申请贷款总额1200万元,其中东信公司贷款300万元。

2013年4月,东信公司向我行申请300万元的分拆转贷款,两笔贷款均由宏宇针织担保。

到目前为止,邱颜地已先后获得贷款1941万元,并在这些企业之间形成了一个联合担保集团。

直到2013年5月,吉雅公司的1000万英镑贷款才到期。一家城市公司绍兴分公司通知邱颜地,他无法联系杨朝晖,并要求他做好还款准备。邱颜地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当他发现吉雅针织厂时,它已经被占领了空。

邱颜地谈到了他最后一次借给杨朝晖的事,这件事仍然让他耿耿于怀。

5月28日,一家股份制银行让杨朝晖很难为一笔200万元的贷款再融资。银行没有借给他贷款。他只能给邱颜地打电话。邱在电话中说,他对自己的钱也很紧张。杨朝晖马上说:“我会在下午5点把它还给你。”但是当邱颜地在下午6点打电话来的时候,杨朝晖已经把它关掉了。

六月,杨朝晖的妻子宸妃也逃走了。从那以后,唐文东逃跑的消息也传开了。此时,邱颜地的保护链让他独自一人。

2013年7月,宏宇针织担保的另一笔贷款到期,借款人浙江佳怡袜业有限公司无力偿还贷款。该债务由宏宇针织作为担保人承担。

因为杨朝晖逃跑后,宏宇针织在中国人民银行的信用报告系统中出现了“担忧”和“不良”,邱颜地无法再向银行借钱。于是,邱颜地的资本链被打破了。

邱燕弟的父亲由于经受不住企业停工和债权人逼债的精神压力,于今年1月离世,妻子由他介绍也参与了联保,经受不了债务压力,也离开了他。邱颜地的父亲今年1月去世,因为他无法承受企业倒闭和债权人讨债的压力。他介绍的妻子也参加了共同担保。她承受不了债务的压力,离开了他。

贷款欺诈和贷款滥用现在邱颜地已经开始反思自己在担保过程中的粗心大意,但他认为银行也负有责任,他的共同保险伙伴也明显涉嫌贷款欺诈。

“当时,当担保做出时,我唯一想要的就是如何获得贷款。至于担保后的责任,我没有仔细考虑。

”邱颜地现在很后悔。

在贷款担保方面,银行只收集了一些法律和金融文件,进行了正式审查,没有进行实质性调查。

对于已经流失的几家企业的资质,邱颜地在调查后发现,它们的许多业务都是非法的。

2011年7月1日,嘉义公司申请贷款500万元,由宏宇公司和第三方公司作为担保人。

后来得知,嘉义公司申请贷款时,信用状况极度恶化。嘉义公司除了高利率贷款5000多万元外,没有主营业务。为了骗取相应的银行贷款,编造贷款用途,编造公司资产负债等财务信息,非法转移公司资产,公司法定代表人周凌云在拿到钱后逃跑失踪。

吉雅公司和卓雅公司名义上是两个独立的法人实体。事实上,吉雅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杨朝晖和卓雅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宸妃是夫妻。他们属于夫妻公司。这两家公司只是他们夫妻筹集资金的平台。

2012年5月28日,吉雅公司申请贷款1000万元。贷款收到后不到一年,杨朝晖和宸妃夫妇立即陷入了无中生有,宏宇公司是担保人之一,杨朝晖的妻子宸妃也是担保人。

根据宏宇公司后来了解到的贷款档案,所有申请贷款的材料,包括购销合同和财务报表,都是虚构的。贷款第三方担保人诸暨悦顺农产品有限公司盖章为伪造。法定代表人齐伟烈的签名也由杨朝晖人签名。

2012年6月,卓雅公司申请贷款400万元。获得贷款后,杨朝晖和宸妃夫妇逃走了。

宏宇公司得知后,卓雅声称拥有800万元的注册资本。实际情况是没有三家公司,没有固定资产,没有营业场所,没有员工,也没有与注册经营范围相对应的经营活动。

还有其他几笔贷款也符合上述操作。

“我对联保部队没有问题,”邱颜地说,“但是发生了一些事情,银行不能把所有责任都放在联保部队企业身上,他们不做详细的审查,只要有人担保签署贷款,这不是什么乱放贷款吗?银行应该承担这部分责任。

“例如,像我这样没有逃避诚信底线的人承受了所有的债务压力,而那些违反诚信的人没有债务压力,在外面快乐地生活,这不利于整个市场诚信体系的建设。

”邱颜地说道。

目前,邱颜地的工厂只有10到20台机器在生产中。他说他没有心情再跑了。

记者看到他的工厂只有一个车间,大约两三个工人很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