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香港记者遭到了“30年来最严重的”袭击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岑宜兰:香港记者在中国的人身自由在过去一年中面临多次攻击。

中国香港记者协会称去年是中国香港记者人身安全受到最严重威胁的一年。

香港记者协会周日(7月12日)发布《2015年言论自由年度报告》,称在2014年秋冬季长达79天的占领中环抗议和其他示威活动中,30多名记者受伤。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岑依兰告诉英国广播公司中国。攻击中国香港记者事件时有发生,但过去的一年是她30年新闻生涯中最严重和前所未有的一年。

协会敦促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采取一切可行措施,确保记者能够履行其合法职责,特别是在报道示威活动时。

中国香港警方回应称将加强与媒体的合作。

香港警方在中国的公共关系部门和英国广播公司中国的一份电子邮件声明称:警方一直尊重新闻自由。

警方充分理解与媒体合作和保持与媒体有效沟通的重要性。他们将继续在相互尊重和理解的基础上与媒体保持良好关系,提供必要的援助,加强相互合作。

警方重申他们不会容忍任何暴力行为。如果任何人犯下任何非法行为,无论其背景如何,警察都将是公正、公平和不偏不倚的。

此外,该协会还敦促香港政府开诚布公,不要通过官员博客等个人沟通方式发布重要公告。相反,应该举行记者招待会来接受问题。

香港政府发言人表示:每当公布重大政策或措施,或发生重大社会事件时,有关政策局或行政部门都会适时发布消息,并尽量安排接受新闻界采访。

发言人还通过电子邮件告诉英国广播公司《中国新闻》:“特区政府非常重视媒体的职能,一直致力于通过媒体向公众传播各种与行政管理有关的信息。

政府坚持公开透明的原则,通过各种媒体和渠道向公众传播政府新闻,尽可能方便新闻媒体的采访工作。

在占领中环示威期间,记者遭到持不同政见者的袭击或警察的暴力对待。

香港裂缝间记者协会指出,在过去一年,一些记者在接受这些示威活动的采访时,受到焦躁不安的示威者和一些警察的骚扰。一些记者也遭到警察的残酷对待。一些记者甚至被错误地指控在附近福利彩票中心采访时袭击警察。

岑宜兰告诉英国广播公司中文:随着政治改革暂时结束,至少(行政长官)梁振英说,政治改革目前不会开始。我估计,袭击记者的次数预计在未来一年会减少,但不会消失。

由于中国香港的一些示威者采取了激烈的措施来表达他们的要求,在这种情况下,仍然存在采访示威者和集会的危险。

岑宜兰表示,香港档案协会最近与中国香港警方举行了一次交流会议。这一次,她形容这次交易是一次迟来的交易。40多名警察参加了这次交流,并与记者代表进行了坦诚的交流。

她说,作家协会敦促警方理性对待记者,不要将记者视为示威者。

香港记者协会的年度报告指出,中国香港记者特别担心自我审查和香港政府对媒体的态度,并指出记者必须在其报告中同意当权者的观点,这给他们带来压力。

然而,岑宜兰指出,中国香港的媒体机构在记者受到不公平待遇时,尽了最大努力,包括对警方起诉不当的记者进行反起诉。

岑宜兰同意,面对普通市民和示威者对媒体编辑政策的不满,一线记者被夹在夹缝中,成为发泄的对象,但她认为敌视记者的市民并不占多数。

在周日接受中国香港电台采访时,占领期间积极支持建立反占领团体之一的主席高大斌说,记者采访占领时,他们就像战地记者。袭击是正常的,不可避免的。

《国家安全法》香港记者协会表示,香港记者对中国的《国家安全法》存有疑虑。

岑倚兰还向BBC中文网透露,港记协正寻求与中国香港特区政府官员对话,厘清中国《国家安全法》对中国香港记者在中国大陆采访所带来的影响。岑依兰还向英国广播公司中国频道透露。香港记者协会正寻求与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官员对话,以澄清中国国家安全法对中国内地香港记者的影响。

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7月1日通过的新《国家安全法》涵盖太平洋空的军事、网络、经济、出版、教育甚至活动,并首次将中国香港和澳门包括在内,但强调该法不是适用于香港和澳门的全国性法律。

岑依兰表示,香港记者协会深知《国家安全法》不适用于中国香港,但中国香港记者对他们在中国的采访以及他们的言论是否会受到《国家安全法》的影响存有疑虑。

因此,香港纪录联会曾致函中国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谭致远,但对方以生意繁忙为由拒绝会面。

岑宜兰认为,香港政府有责任落实“一国两制”,也有责任消除包括记者在内的香港人对他们在中国内地的行为是否会受到新《国家安全法》影响的疑虑。

如果香港政府拒绝再次会面,香港记者协会将与中国中央政府驻香港联络处(中央人民政府联络处)联系。

截至出版时,英国广播公司中国记者仍在等待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对香港记者协会就《国家安全法》发表的评论作出回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