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财产保险陷入500亿英镑的支付危机

试图以高利率理财型保险产品弯道超车的天安财险,如今却“自食其果”陷入兑付危机。

天安财险为其母公司西水股份贡献了96.46%的营业收入,但其高达数百亿的兑付金额,也引来上交所对西水股份的问询。

5月18日,西水股份针对上交所的问询进行了回应。

巨额兑付从何而来?曾几何时,无序增长和恶性竞争使得万能险风险逐渐显现,被鼓吹的高收益弱化了保障功能,性质逐渐转变为中短期理财产品,期限错配等问题给险企带来极大的流动性风险,甚至引发兑付危机,天安财险就是一例。

公开资料显示,天安财险成立于1995年1月,是中国首家由企业出资组建的股份制商业保险公司,总部设在上海市浦东新区,注册资本为177.6亿元。

2012年之前,该公司已亏损多年。

但随着2012年天安财险新总裁高焕利的上任,以及其对天安财险大刀阔斧的改革,这一局面的得到改善。

彼时,高焕利所带领的天安财险制定并实施了传统险和理财险“双轮”驱动战略,力争实现“三年再造新天安”目标。

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到2015年,天安财险资产从70亿元一举跃升至1600亿元,而代表投资理财型保险的“保户储金及投资款”也呈现出爆发增长的态势。

2014-2016年,天安财险“保户储金及投资款”分别为259.26亿元、1266.99亿元、2474.82亿元,同比增长11280%、388.7%、95.33%。

直到2017年,由于“134号文”等监管政策的出台以及“保险姓保”等市场方向的引导,投资理财型产品逐渐停售,天安财险2017年、2018年的“保户储金及投资款”也降至1702.49亿元和566.35亿元。

保费规模的大幅缩水,也对天安财险资产规模带来立竿见影的影响。

2016年天安财险总资产为3025.84亿元,2017年、2018年,分别下滑至2225.03亿元、1113.4亿元,同比下滑幅度为26.47%、49.96%。

业内人士表示,由于投资理财产品对险企的现金流影响非常大,如果保险企业业务结构单薄,这类产品一旦达到一定规模,下一期就需要继续保持其相当的收益,不然就会给企业的流动性造成很大压力。

事实也证明了上述观点。

据西水股份公告显示,天安财险在2018年、2019年、2020年三年的“保户储金及投资款”到期兑付金额共有约1702.497亿元,2018年到期的约1235.31亿元(含息),此后两年分别有509.80亿元(含息)、16.45亿元(含息)的到期额。

2019年一季度天安财险已经通过出售兴业银行股权3.485亿股筹集资金59亿元,卖出回购兴业银行股权收益权4.98亿股筹资87.88亿元,此外还通过存款、债券、信托、保费收入和转让武汉环球贸易中心等方式筹集兑付资金完成了部分兑付。

不仅如此,2019年一季度该公司净利亏损更是达到13.48亿,成为了当季“亏损王”。

据天安财险2018年报数据显示,天安财险的主营保险产品包括车险、意外险、责任保险、健康险和企业财产保险,五大险种保费收入分别为119.07亿元、8.75亿元、7.94亿元、4.73亿元、3.99亿元。

但五大险种在2018年全部承保亏损,承保利润分别为-6.8亿元、-1.9亿元、-2381万元、-3883万元、-4605万元。

因此,5月10日,西水股份收到上交所的问询函,要求其对处于净兑付期的天安财险兑付问题的安排;转让及回购兴业银行股权收益权的交易是否合规,以及对兴业银行股份的投资决策是否发生变化;保险业务承保利润为负的原因,以及对相关因素是否可能持续影响公司业绩等问题进行回复。

兑付回款进度或不及预期5月18日,西水股份如期答复上交所的问询,承认子公司天安财险投资资产股权投资基金、集合信托产品与理财险兑付存在一定程度的现金流错配。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天安财险总理赔金额为566.35亿元,其中2019年1月至4月完成理财险兑付404.80亿元,主要通过信托产品的提前到期,不动产投资项目处置,提前支取定期存款,通过股权投资基金、兴业银行股权等资产收益权转让融资等方式提供资金。

除已兑付的404.80亿,天安财险2019年5月至12月尚需完成理财险兑付154.21亿元。

2020年需兑付的金额为16.44亿元。

单从2019年需兑付的数额上来看,天安财险筹资兑付压力依然十分巨大,如5月兑付到期近26.6亿元;6月兑付19.4亿元多;7月兑付13.5亿元;8月兑付16.7亿元;9月兑付10.9亿元;10月兑付16.2亿元;11月兑付14.1亿元;12月兑付36.6亿元。

天安财险可谓真正是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不过,在回复中,西水股份强调,在不考虑无明确到期期限资产的情况下,2019年5-7月存在资产负债累计现金流缺口,天安财险计划通过出售投资性房地产、提前结束信托产品、处置其他无固定期限资产等方式补充资金,满足理财险兑付及对外融资偿还的资金需求。

截至2018年12月31日,该公司主要投资资产为长期股权投资232.4亿和可供出售金融资产683.6亿元,合计916.0亿元,约占公司总资产的80%。

其中:长期股权投资包括上市股权投资兴业银行205.9亿元、未上市股权投资上海信泰天安置业有限公司26.5亿元,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包括信托产品449.1亿元、股权投资基金183.4亿元、上市股票投资16.3亿元、债券投资17.7亿元、证券投资基金6.8亿元以及未上市股权投资5.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天安财险在进行资产处置过程中,回款进度并不及预期。

在回复函中,西水股份强调,2019年5月,因资产处置回款进度低于预期,天安财险拟提交董事会议案,提请董事会授权管理层根据其理财险兑付、对外融资到期等负债端现金流需求与资产端现金流供给的匹配情况,在部分存在现金流缺口的时段,通过卖出兴业银行股票的方式增加资金来源。

目前尚未确定召开董事会的具体日期。

西水股份还指出,如处置(兴业银行股票),公司及天安财险合计持有兴业银行的股数占比将降至3%以下,公司及天安财险将不具有向兴业银行公司提名董事的权利,公司及天安财险将不再符合按照长期股权投资对兴业银行股权投资进行会计核算的基础,将按照金融工具准则进行会计核算,进而会对公司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此外,对于天安财险综合成本率大幅上升、承保利润为负的主要原因,西水股份回应称,主要包括三方面,一是受保费充足度降低共性因素和天安财险提高客户满意度因素影响,赔付水平同比上升;二是在销售渠道建设和目标业务领域销售资源方面的投入力度加大,费用水平同比上升;三是承保亏损主要由车险、意外险和保证险造成,占比为90.10%,其中车险保费收入比重最高,占比为78.62%,而2018年车险综合成本率上升的主要是综合费用率上升导致。

同时,还因天安财险承保的房抵贷业务也发生不同程度的违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