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美国借钱,建立一个法庭诉讼的电视广播,或者在明年初开始。

中国国民党立法委员黄一娇今天率领代表团前往华盛顿视察美国电视转播的议会程序,他说,推进同步电视转播的议会程序是立法院的跨党派共识。

代表团成员在华盛顿访问后一致认为,美国的广播系统值得向中国台湾学习。

回到中国后,他将提议立即采取行动,希望在明年1月下届会议结束前开始实施。

黄一娇说,立法院将指示他、另一位国民党立法委员赵利云和民进党立法委员行者带着专家和立法院工作人员来华盛顿视察美国国会的审议和广播系统。

他们在出发前,立法院院长王金平曾向他们表示,实施国会议事电视转播是他担任院长的历史性任务,并期许他们来美仔细考察,回国后提出可行性评估,他一定认真和慎重地交请全院院会讨论通过后实施。出发前,立法院院长王金平告诉他们,实施电视直播的议会程序是他作为总统的历史使命。他希望他们回国后能来美国进行仔细的调查并提出可行性评估。他将认真而谨慎地将其提交法院全体会议讨论和批准,然后实施。

黄一娇表示,经过三天不间断的观察和调查,三位议员达成共识,认为美国国会的审议和广播系统值得引入中国台湾。

他指出,立法院不仅在政府和人民之间有着强烈的共识,而且非政府的“公民监督国会联盟”(Alliance of Citizens to Monitor Congress)也要求立法院尽快进行审议广播,不能再拖延了。

这次,公共监督联盟也派工作人员陪同法院,这表明民间反对派强烈要求提高法院诉讼的效率。

黄一娇表示,原则上,诉讼的播出将委托给公共服务部门,因为公共服务已经建立,只要扩大并提供相关资金,就可以实施。如果没有足够的渠道,请联系国家通信委员会提供渠道。

在资金方面,黄一娇表示,负责播放国会议事录的美国公司C-SPAN每年有6000万美元的预算。

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有500多名成员和20多个委员会。

中国台湾立法院只有100多名成员和8个委员会,所以中国台湾当然不必有那么多的广播预算。

被问及为什么他们对广播会议的实施如此乐观,并能在明年1月开始?此外,由于公共电视的大部分预算是由立法院审核,而高级行政人员是由政府委任的,委托推行公共电视会否出现公平问题?赵利云说,他们的乐观主要是因为立法院现在有一个内部网络。所有委员会和整个医院委员会都有固定的摄像头。只需将内部网络接入互联网,同时发送信号,无需编辑、评论或主机。

她指出,当未来时机成熟时,我们仍然可以向“C-SPAN”学习,这是一家在美国提供公共服务的非营利电视台,为一些节目设立主持人或者为观众设立一个叫入节目(Call-SPAN),但这是下一步。

目前,只需将审议过程完全和立即向公众介绍即可。

公众意见预算掌握在立法院手中,人员掌握在政府手中。这会影响公众意见预算的公正性吗?赵利云说,由于它最初是在没有编辑、没有主持人、没有评论或解释的情况下播出的,所以它只在其频道上播出,因此不存在立场、平衡或不平衡的问题。

赵利云说,除了电视频道之外,它还将通过互联网播放,以便人们可以在电脑上观看。

屠行者开玩笑说,在中国台湾,媒体和立法者被称为该国“两大混乱来源”。出乎意料的是,这两个消息来源会讨论把事情做好的国家事务。

他说民进党现在是一个少数派政党,不能成为领袖,不像国民党,它可以为所欲为。

但是,就开放全国会议进程的想法而言,这与民进党的想法是一致的,因为民进党不是从革命开始的,而是得到了人民的支持。

然而,人民手机彩票的一级当事人却无法让人民知道完整的信息,因此它将支持对整个过程进行公平、公正和公开的广播。

黄一娇强调,议会议事录广播将实行“双轨并行”制度,即在公共电视台或其他有资格的组织进行直播电视和网络直播的同时,仍允许普通媒体继续在立法院报道委员会和立法会的会议,以履行媒体监督的职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