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业网络红色的自我思考

2016年,卢晓一系列被贴上“固执”标签的言论让62岁的董明珠成为网络红人。

今年,董明珠尽一切努力支持新能源汽车,但长期计划的收购最终失败了。

今年,董明珠宣布,即使收购失败,它也将建造一辆汽车,出人意料地自掏腰包在珠海银龙投资10亿元。

今年,董明珠辞去格力集团董事长职务,退休时间由外界猜测。

今年,董明珠战争期间敲门的野蛮人谴责他们是实体经济的罪犯。

董明珠和格力在2016年的兴衰为实体经济的衰落提供了一个寓言式的注脚。

在房地产和互联网热的时候,资本更愿意听一个好故事。

格力在多元化十字路口的挫败也反映了制造业的集体转型困境。

在2016年指责制造业犯罪分子时,网红董明珠的几乎每一句话都会引起争议。

外界提出的最新问题是她最近对通过互联网渠道创业的看法:90后喜欢开网店是一个“国家隐患”。

“因为每个人都相信,互联网渠道的启动,我们80年代末和90年代的年轻人不愿意在实体经济中工作。他们认为在家开店可以赚钱。虽然每月要花1000元或2000元,但至少他们不受约束。

董明珠在中央电视台的一个节目中说,“这一代人对我们整个国家的发展都有隐患。我所说的影响不仅仅是这种模式对实体经济的影响,而是对整个社会的影响。

我认为这很严重。

“外界对这一观点有许多疑问。

但在董明珠许多看似带有偏见的言论背后,为格力辩护早已提升到为实体经济辩护的水平。

12月12日,针对“野蛮人敲门”事件,董明珠曾说,“我们今天看到的野蛮人敲门是因为你太有钱了。然而,如果你要引领世界发展实体经济,你需要资本来支持。现在许多人使用经济杠杆致富,这是对实体经济的犯罪。

”说这话的时候,董明珠为首的格力刚刚经历了一场野蛮人敲门的风暴。

11月30日晚,格力电气发布公告,确认在此前几天股价大幅上涨的背后,姚振华执掌的宝能资本确实在不断增持其近5%的股份。

12月2日,格力电气的收盘价为28.76元,较前一天下跌6%。

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的高级管理层随即对保险基金的注册表示罕见而严厉的态度。

前海人寿还宣布不会继续增持股份,也无意参与此次行动。

然而,12月3日,当董明珠第一次回应提高保险费时,她表示,她从未主张提高股价,将低价抛向高价。

真正的投资者受益于投资于真正的经济发展,这是她坚持的。

当时,董明珠强调格力不会回应保险卡,“如果他们成为中国制造的破坏者,他们将成为罪犯。

与此同时,她表示,“格力电气作为一家制造企业,不会受到其他人资本变动的影响,并将继续关注未来创造创意企业的方向。

”多元化受挫的董明珠一再批评制造罪犯,而以格力为代表的实体经济正在经历艰难的转型。

董明珠12月24日在武汉的演讲中,给出了敦促格力收购银龙的理由。

她表示,格力收购珠海银龙首先解决了格力缺乏汽车/[/k0/调节板的问题,同时使格力每年盈利50亿至100亿英镑。

此外,她表示,新能源肯定是中国工业未来的发展方向,格力将从生态、经济结构和社会责任等方面向这一方向转变。

然而,酝酿了八个多月的收购最终失败了。

11月16日,格力电气宣布,由于调整后的交易计划无法获得珠海银龙股东大会的批准,公司决定停止发行股票购买资产的计划。

此前,董明珠也辞去了格力集团董事长的职务。

未能收购珠海银龙是对格力多元化的沉重打击。

2016年7月23日,董明珠在第二届中国制造业峰会论坛上首次正式宣布格力进入多元化时代。

而对多元化的方向,她在5月19日的股东大会上强调,“格力将继续以空调产业为支柱,大力开发新能源、生活电器、工业制品、模具和手机、自动化装备等新兴产业,将格力从单纯的家电制造企业向装备制造企业和新能源企业转型,实现多元化稳健发展。至于多元化的方向,她在5月19日的股东大会上强调,“格力将继续以空为支柱,大力发展新能源、家电、工业产品、模具和手机、自动化设备等新兴产业,将格力从简单的家电制造企业转变为设备制造企业和新能源企业,实现多元化、稳步发展。

“格力进入新能源汽车似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在中国经济转型的背景下,以空起家的制造业巨头格力几乎没有选择和把握。

在中国2025年重点领域路线图的十个方向中,高端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节能和新能源汽车相对接近格力。

事实上,格力此前的多元化进程并不十分顺利。

迄今为止,格力的手机尚未在网上发布。对于格力的冰箱、洗衣机和家用电器等领域,董明珠曾经说过:“你可以去格力的展厅看洗衣机和冰箱,但我一点也不打败格力,因为格力代表着高端形象。

资深家电观察员洪世斌告诉记者,格力错过了家电行业的最佳进入时机。

格力最大的问题是跑道被其他人占用了。

当时,他认为格力转向新能源汽车是另一种转向新跑道的方式。

但对于未能收购珠海银龙的格力来说,新跑道也已经丢失。

值得注意的是,上市公司收购珠海银龙的失败并没有挫伤董明珠制造汽车的热情,而是让她将“全部资产”投资于珠海银龙。

12月15日,董明珠个人与大连万达集团有限公司等投资者签署增资协议,共同增资30亿元,收购其22.388%的股权。

有消息称,董明珠出资近10亿元。

在同一天的论坛演讲中,她还说:“我今天在这里代表尹龙说一句话。你已经用过银龙汽车,十年内你都不会换它。

没有人敢和我站在一起喊这句话,因为电池坏了。

“集体转型的困境董明珠经常引起争议性的言论,使得荒凉的制造业在空之前引起了关注。

事实上,一度被互联网经济挤压的令人窒息的实体经济已经进行了反击。

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互联网是一种手段。

董明珠还表示,在互联网时代,谁能掌握制造业,谁就是赢家。

然而,格力在多元化领域的沮丧凸显了实体经济的悲哀。

董明珠此前曾表示,格力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从2011年的6%利润提高到目前的13%。

格力的第三季度报告还显示,其前三季度收入为824.29亿元,比2015年同期增长1.11%。

董明珠在武汉讲话时也说:“不久前野蛮人敲门。我把他们打得沉默不语。

实体经济不赚钱。他们从资本中赚钱,并且仍然看涨。

“事实上,对于真正的经济领袖来说,在2016年行走并不容易。

近日,“玻璃大王”曹王德对中美制造成本差异的比较成为公众关注的热点话题。

在视频中,曹王德解释了他在美国投资的原因。除了天然气和电力的成本比中国低得多之外,他还指出,中国企业的税收负担比美国高35%。

然而,娃哈哈董事长宗庆后在12月初的一次活动中也指出,成为实体经济太难,投资成本高。国家应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降低企业税费。

虽然实体经济的老板们日子不好过,但中小型制造企业,尤其是处于产业链低端的外贸加工制造业,更早感受到了困难。

一方面,内部生活压力巨大,劳动力、能源、租金、水电成本都在上升,但融资困难且昂贵。

另一方面,国际市场持续萎缩,周边国家的制造业在低成本方面具有明显优势,美国制造业回流政策导致东莞等制造业密集型城市企业频繁“破产”。

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迫在眉睫。

然而,作为中国制造业的一个标签,董明珠最近在一年前与亚洲笔王北发集团董事长邱智铭的“圆珠笔赌注”的回应凸显了中国制造业的集体转型困境。

打赌源于那年冬天中国高层官员在达沃斯论坛上提出的问题:“中国什么时候能制造出和德国一样好的钢笔?”对此,董明珠说,“最重要的是我们没有制造再加注装置。

我没有做不是因为我做不到,而是因为我没有他们的材料。

“无论一个企业是大是小,转型升级就等于一场彻底改变了自己的新长征。

然而,站在转型升级的十字路口,当前遇到的困难可能是每个制造企业最大的转折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