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19日在江面前放弃了他的政策

经过五年的反腐整顿和党、政、军力量的巩固,“十九大”的第一天,现任台湾总书记习近平宣布了“中国社会重大矛盾”的新定义,从而公开结束了美国执政时期“三个代表”的一部分。

当时,美国也出席了会议。

“十九大”前一天,党的媒体公布了新一届主席团常务委员会的名单。

尽管名单和往常一样,包括岛上三代新老常委,但明显的团结隐藏在风暴的背后。

首先,习近平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代表大会上首次提出了一个新的“重大社会矛盾”,自他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代表大会上执政以来,他在岛内和中国社会中面临了许多危机。除了政治和经济,习近平还面临食品安全、环境污染、公民权利保护和反暴力。

在“十九大”上,习警告说,因导致社会不满的根源正在发生变化,因此需要有新的对策。在第19届国会上,Xi警告说,需要新的对策,因为社会不满的根源正在改变。

他说,“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对更好生活的需求与发展不平衡和不充分之间的矛盾”,转变了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在过去36年提出的“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与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

从所使用的术语来看,“对更美好生活的需求”将从物质文化转向包含“非物质”的需求。

根据当局后来的解释,“对更美好生活的需求”还包括精神、民主和法律以及生态需求。

外界把这种矛盾的重新定义解释为在岛国内部和美国在场的情况下公开分裂河流时期的聪明政策。

在2016年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上,习近平被确立为继毛泽东之后的岛国领导人。人们相信他会消除蒋政权对政府和社会的负面影响。

接下来,本文从邓小平和江泽民的政策取向看习近平“十九大”报告的背景布局。

第二,邓小平所谓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已经影响了大陆30多年。

他认为,毛泽东时代的“阶级斗争是关键环节”,是国民经济濒临崩溃和文化大革命灾难的主要原因。作为机会主义者和实用主义者,邓小平把岛国工作的重点转移到了“经济建设”上。

为了保持文革后岛国危机四伏的统治,邓小平希望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拯救社会主义。

岛国中央文学研究室前成员高钱文说,“邓小平最初实施改革开放只是一个暂时的权宜之计,但一旦走上这条路,他就忍不住了。此外,这是他自己的政治遗产,他必须继续下去。

他认为邓小平的出发点和心态决定了他改革的摇摆性和不彻底性。他还扮演改革派和保守派的双重角色。一方面,邓小平大力推进经济改革,另一方面,邓小平顽固地拒绝政治改革。

高钱文说,邓小平实际上是在搞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然而,由于岛国政治是一种权力组织,不同于西方的制度组织,而是需要西方的市场机制,邓小平最终成为经济体制改革的跛脚,导致了巨大的官僚腐败。

评论员李林翼说,习近平在过去五年中上台,提出了一些口号,如“五位一体”(经济、政治、生态文明等)。),以及“四位一体”(全面法治等。),这些都是对原岛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一些修正。

(3) Xi终结江泽民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美国的“三个代表”是邓小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政策的延续。与此同时,他本人也是朝鲜政权“以腐败治国”的罪魁祸首。

李林翼说,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包括岛国“必须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

简而言之,这个岛国可能是最富有的阶层。

在江主席执政期间,也正是基于这一考虑,他让“资本家”加入了这个岛。

过去,岛国拒绝“资本家”。

李林翼还表示,这导致了大陆政府官员与商人勾结的巨大现象。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权力和资本结合起来疯狂地赚钱。

美国家庭也带头腐败,沉溺于腐败,这导致了“三个代表”鼓励政府与企业勾结和当前的混乱局面。

李林翼认为,习近平通过重新界定“重大社会矛盾”,清理腐败,提出政商关系应该“明确”,官员不应该富裕,加强生态文明保护,部分放弃了“三个代表”的理论。

此前有报道指出,江泽民于1989年6月就职,并于2004年9月辞去军委主席职务。江泽民把中国经济改革的民营化和转型变成了官员们放手腐败、各种形式的国家资源私有化和落入既得利益集团的借口和掩护。

这种改革不仅剥夺了中国通过转型恢复正常状态的机会,而且破坏了维持国家正常秩序的社会基础设施。

2012年,美国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的裴敏欣教授发表了一篇关于英国广播公司的文章《对中国的评论:中国官方机密的变化》。他在文章中指出,在邓小平时代,地方官员有两种晋升途径。一是通过政策冒险,敢于为经济改革而战(例如赵紫阳和Xi中勋,后者是习近平的父亲);第二是寻找支持者(主要是改善与资深保守派领导人的关系),并通过建立个人关系积累政治资本。

在20世纪90年代(江时代),决定官员晋升的最重要因素不是政治成就,而是个人关系,即政治支持者。

裴敏欣指出,政治学者的定量分析表明,地方经济绩效指标,如财政收入和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不再能解释地方官员的配置。

他说:“仅仅依靠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来成为北京的官员是不够的。政治支持者的相对作用要大得多。

“那么政治依赖什么呢?上线和下线是有效的。

“默默地发财”是美国统治下最恰当的概括。

2000年,中南海一位中国香港记者问江泽民,前中国香港行政长官董建华是否在2002年中国香港行政长官选举中被“钦点”。姜瑜恼羞成怒,痛斥记者单纯幼稚,教唆:“中国人有句谚语叫‘别发大财’,我什么都不需要说,这是最好的……”这句话引起了各界的骚动。

经济学家何庆莲引用深圳官员在2004年修订版《中国现代化的陷阱》前言中的话:“我们忍不住在衙门里。

如果一个社会中有十分之七的人是小偷,剩下的三个人必须效仿。否则,你会被真正的小偷抓住,因为如果你不腐败,别人会感到不安全。

“腐败曾经成为官员的一个名字。买卖、索贿、受贿、官商勾结等腐败现象四处蔓延,并蔓延到军队、司法、医疗、教育、体育、媒体、国有企业等领域。

独立评论员周小慧说,在江泽民看来,“贪官治国”不是一件坏事。一个人必须有一些理由让别人对他忠诚。

因为江泽民既没有智慧也没有当选,如果他们都任命诚实的官员,他的无能和腐败将会更加突出。

他说,“贪官只会让人生气,所以从威望的角度来看,你不能问彩票是否合法吗?这会对江泽民构成威胁吗?

因此,江泽民提拔了善于奉承的人,这些人都是腐败的大师。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江泽民也在各种场合高喊“反腐败”,但他建立的监督腐败的机制毫无用处。

在“第十九次代表大会”上,中共中央副书记杨晓都受到了质询。高官腐败问题(如孙蔡政、王民、苏荣、周本顺,都是江胡时期提拔的)不是一两天的事,他们还是可以提拔的。”这是否意味着对高级领导干部的监督仍然存在盲点或漏洞?”杨晓都回答说,确实有一段“宽松和柔软”的时期,这给腐败分子和如此伪装的“双方”一段时间的成功机会。

当时,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是中共副书记亲自承认江时期的官员已经开始腐败,但没有逮捕他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