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民被探视和拘留

来自武汉的恐怖分子学生Xi·国秀去了一个朋友家,被当地国家安全警察非法逮捕。他被拘留了将近一年。由于证据不足,检察院两次将补充证据退回公安机关,但仍未撤回案件。

Xi国秀的辩护律师六次去鄂州市华荣区检察院查看案卷。检察官尽一切努力使事情变得困难,并阻止律师阅读案卷。

2016年7月12日,Xi国秀拜访一位朋友家,被鄂州市华容区国家安全警察非法逮捕,关押在鄂州看守所。

本案辩护律师李林静六次前往鄂州市华容区检察院查看案卷,遇到各种困难,阻碍了他顺利阅读案卷。

律师对试卷的要求被阻止了六次。李景林六次去检察院取试卷,由于各种原因被阻止。首先,检察院工作人员说,市检察院已经请示。第二次和第三次,他说,由于证据不足,他被送回公安部门进行补充调查。推动此案的检察官何勇第四次在武汉学习。律师们第五次必须去市司法局登记才能给论文打分。

当检察官的谎言被律师揭露时,他说该案件被送交市法院进行内部审计,律师揭露该案件是非法的。在案件被起诉之前,不可能将案件提交法院进行内部审计。

检察官改口说,它被送到市检察院进行内部审计。律师还说,这不符合法律程序。

后来,负责案件管理部门的司法部长同意向辩护律师出示案件档案,以平息检察官的谎言。

所以律师预约了第二天早上8: 30查看案卷。

第二天(第六次),Xi国秀的丈夫和律师在雨中赶到华容区检察院查看案卷。当局再次称案件检察官何勇已经出庭,不得不等待他回来查看案件档案并阻挠律师。

律师一直等到十点半,才有一个工作人员拿着案件材料出来,却要求辩护律师不能复印,不能拍照,只能查阅。律师一直等到10: 30,一名工作人员才拿出案件材料,但他要求辩护律师不要复印、不要拍照,而只是咨询。

但是,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授权律师可以复制案件材料。

我完成工作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由于Xi国秀案有六份案卷,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律师要求我下午继续看案卷,但工作人员说下午有一个会议。

下午律师赶到检察院时,何勇的办公室电话和手机都没有接,案件管理部空空着。

李景林告诉记者:“检察院没有阅读这里的文件,显然是故意让事情变得困难。检察院的行为是非法的。当涉及到法庭时,法庭现在已经给出了文件。

被“两所高中”迫害的恐怖分子李景林告诉记者:“没有证据证实她在此案中的行为。我认为她是无辜的,不管她是否犯了那些行为。

“当律师去检察院索要试卷时,他被告知几天后将对案件进行起诉,他可以在法庭上复印案卷。

李林静说:“据说5月31日将在鄂州看守所的会议室召开审前会议,也就是说没有人会参加。

据估计,我想在拘留中心秘密检查她,然后简化审判。审判理论应当公开,预审会议不应当公开。

在Xi国秀一案中,虽然律师认为他是无辜的,但李景林并不乐观。他说:“今年1月,最高人民检察院点名了恐怖分子,所以很难宣判此案无罪,因为它(岛国)是为了打击恐怖分子。

“今年1月25日,该岛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联合发布了所谓的司法解释,企图加剧对恐怖分子的迫害,加强对该岛前领导人美国迫害政策的执行。

政治评论员施实(Shi Shi)曾表示,这个岛国的两位高官,作为负责彩票返还的风险法律当局,只有执法权,没有立法权。然而,这两种“解释”是一种变相的非法“立法”,为岛国各级法官镇压和迫害恐怖分子奠定了基础。

发表评论